专题热点 2020-11-11 专题热点
2020
11 / 11

【法律大讲堂】民法兴风,薪火相传——民商法律学院特聘教授张谷开设法律大讲堂

学术之风流转,民法研究鼎盛。为了引导学生理解民法典的精神,提高学生之间民法问题研究的热情,营造学院学术探讨的良好氛围。11月8日上午,民商法律学院邀请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民商法律学院教授委员会委员张谷老师在第二报告厅开展以“借贷与担保”为主题的专题讲座,现场座无虚席,学术探讨氛围浓郁。

6f32e3a99a3eada3bc4a8375324cf17f.jpg

“民法的精神在于理性。”张谷教授一上台从国际形势讲到罗马法,再从民法讲到民法典,以民法的“理性”将学生们拉入民法的蓝天。紧接着进入正题,张谷教授抛出一个关于借款的问题:利息的由来?为什么单纯的钱能生钱呢?这不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简单概念。张教授进一步解释,这是因为利息计算了“时间”与未来的因素,重点就在于“时间”的价值:一批货币在一段时间里被借贷,这批货币在这一段时间里原本将为借贷人创造除它本身以外的价值而这些需要由借款人来弥补的损失价值,就叫做利息。

587cdbc4c29576284626ca8abceee7ce.jpg

那么借款在民法典里有什么需要探讨的问题呢?张谷教授信手拈来,提出两个问题:一个是借款要性问题;另一个是金钱债务实际履行问题。

18b2c10291de5199395074c48d7c0c03.jpg

张谷教授指出《民法典》第679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成立。”是“成立”而非“生效”,意味着自然人借贷加强了要物性,而自然人借贷,立法者以亲朋好友之间借款为模型,一般是不会约定利息也就意味着一般是无偿借款。加强要性,简而言之就有可能令一个人约定给朋友无偿借款之后,就不能反悔而必须借款,这是否过于强制?张谷教授认为不妥,应该提供人一个反悔的机会,因此对第679条进行司法解释时务必要限定范围,对条文解释进行清晰限定。

da351166c6fcd66d31af505df6cfa270.jpg

为进一步说明此种立法模式可能存在的不足,张谷教授提出一个例子,上海的甲乙两个自然人甲很有钱乙很有头脑,两人签订借款合同乙向甲借款一亿元,合同一方违约需付违约金一千五百万,实际上甲只借贷五千万,乙起诉甲索要违约金时法院认为借款合同的借款不完全之下,合同未成立,无法索要违约金。这个例子显示出来借款合同要物性倾向并不合理,而应当遵循以往的诺成性规定,给予自然人足够的合同自由。

9e8b4b7198164e055a80498af08af72f.jpg

“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报酬、租金、利息,或者不履行其他金钱债务的,对方可以请求其支付。”这是《民法典》第579条的规定,张谷教授认为,该条规定将给予出借人对借款人实际履行所有款项的权利,这或将令民间借贷的无偿性转为强制有偿性,有悖于私人自治原则。

445039b933e3055477bd2e99b35c9cf3.jpg

借款合同具有授信性的特点张谷教授指出就借款合同而言货币一旦授信,借人就成为债权人,对于出借货币的所有权化为债权,即借款人要将特定金额交给借款人,使得该笔款额能够处于借款人的支配下。就此特点存在两种具体风险首先签订借款合同后,当货币通货膨胀时,还回来的钱购买力就会大幅下降;其次是汇率风险,当他国货币贬值的时候,本国人借款借到的他国货币也将购买力下降。

09af55e06bf6aa21e8034182ffb1b044.jpg

6ea6ed3ba3e101895dff77c60992911f.jpg

此外,张谷教授还对提供借款的方式、标准等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讲解。在讲座的最后,张谷教授用自己与他人讨论学术问题为例,建议学生们勇于挑战权威,同时在提出自己观点的时候也要理清自己的思维,做个“理性”的法律人。正如张谷教授所引用过的,教育是一棵树撼动另一棵树,两棵树各有喜悦,相信在参天古木的引领下,民商法律学院的莘莘学子们将如树苗般茁壮成长,独当一面。(撰稿/凌泽轩 审核/陈晓峰)